豆豆不是豆斗

給我望見 這一格童話

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愚蠢这么不听人劝的人

本来一般的碎碎念就发在微博就好了,然而微博上有zz总要问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很明显不想再讲了还问?

一株韭菜的杂想

原来我是韭菜。

我想要在院角种几株月季,我妈有些为难:“那……明年可就没有韭菜吃了。”我说,只要墙边这一畦就好了,用不着将韭菜挖掉。

也许藤月的价值在于它的观赏性,不求自己污浊的心灵能吟出因为看见一朵花很美而喃喃自语道要活下去这样的句子,纵使只是附庸风雅,粉饰自己扭曲的面孔,也是好的。

而这茬韭菜呢?

一茬韭菜配谈灵魂、配谈思想吗?

春种秋收冬藏,如果不是还有剩余价值,是不是早就被一耙连根带起?

我在满足自己私欲之时尚且为那半亩韭菜想过。我并不愿为了我的月季而伤害它们。当然首先要申明,这是韭菜,不是灵芝,且我并不爱吃韭菜。

今天我才明白,我也是韭菜。割了一茬永远有下一茬的那种。刀上不会见红,侩子手不会落泪。

一到夏天我就会胡思乱想,会想到生死。如果我是一茬韭菜,没有思想,不能对世界产生认知,那我是否就能不惧生死?

可惜没有如果。

然而我真的只是一茬韭菜。

哇神仙画画

王衍。:

占了很多tag抱歉了嘿嘿,

第一次来lofter因为微博没人理我,
QQ也没人理我,微信也没人理我,ins也没人理我,fb也没人理我……

这里是Ray,一个沉迷你罗受各种cp的里德马家皇球迷❤️
正在学西语的高中狗,暑假想去板鸭浪,非传统型学霸,理科狗

并不是相亲只是很久没人理我了感受到了被忽视的悲伤【。

平时画点画,没人跟我说话我就不想动【。

再次原谅我占tag的行为🙏

乜嘢来嘅
好得意啊

我真的真的爱椰子 永远
嗯 为什么每次都在写数学的时候吃qwq

啊我削得好丑TAT

放假颓废在家 椰子和数学作业更配噢

我会努力的
一个人太渺小了
我想要改变
也全因你

似乎只有自己变得更优秀
所有的想法说法做法都会变得不那么微不足道
这份可笑的固执才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意义

也急于向外界证明
我不是垃圾
我喜欢的人也不是
我有自己的思辨能力

所以我的喜欢
不是因双眼阴翳
而完全因你

       我是真的很搞不懂了,为什么江苏的教材要这样编啊?

       
       就那么薄一本唐诗宋词选读,就能找出不下十处和普遍、大众的版本不一样的字啊,是不是非得显得自己很不一样啊
       
       基本上有“一作xx”“另作xx”都会“据别本改”,改的还都是生僻的不常用的那一版啊!
       
       要是觉得这些是不准确的,那么至少央视的文教节目还是比较可信的吧,那怎么没见张腾岳把“回首向来萧瑟处”说成“萧洒处”啊?而且这个“萧洒”还是没有三点水的,不是我们常用的潇洒。我们同学之间交换批默写的时候我批的那个人就写错了

       有些诗从小听到大,很容易就搞错啊qnmd“料得年年断肠处”啊!我从小到大听的都是肠断处啊!!!

       不说了,再说我到时候考试可能就写错了,凉凉

       又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初中某次大考就被周围同学围着问except和expect的区别。其实这帮小崽子也不一定真的不会,临考前找点事情做假装自己一刻不停地在复习,再者看别人都在问也不甘人后拜托whw就在讲台上麻烦您轻移玉步秀口一张问一下嘞一分钟的事还在我这里排队,最重要的是烦到我最后自己都写反了

我永远喜欢椰子_(:_」∠)_

我懒,不喜欢出门,从来没注意过衣服的颜色款式,只要不太咋呼就好。

粉色怎么了?人大了就不能穿粉色?女生不能穿粉色?

饺子

勾魂使者

地狱护照

牡蛎男孩和珍珠女孩

潮州巷:吃卤水鹅的女人